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广末凉子
广末凉子

终于等到了,报纸正报道着广末凉子将会在下星期访港的消息,其实我从她的第一本写真集开始已经被她深深吸引,却不是为了她的美丽可爱,而是希望能好好姦污这天真浪漫的日本清纯少女偶像。

现在终于等到机会,我打电话给一位任职新闻记者的朋友,问了一些有关广末凉子的来港事宜,他的资料也很详尽,连凉子住的酒店房间也打听到,真是天助我也。

接下来的一个星期,我不断明查暗访,打听广末凉子将入住酒店的状况,酒店为了保护广末凉子不受闲杂人等及记者打扰,决定将整层封锁,连酒店职员也不准出现,换句话说整层就只有可爱的广末凉子在,这样亦更方便我行事。

我早在广末凉子抵港的五小时前,已顺利潜入酒店,埋伏在该层的梯间。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现在已经是深夜二时,我暗想难道我的情报失误,突如其来的脚步声打断了我的思维。

我探头出外偷窥,看见我守候了整晚的猎物广末凉子的出现,由于酒店的保安规条,整层也只有广末凉子一人走着,连酒店的闭路电视也不准开启,这令我可放心好好玩弄我的猎物。

广末凉子今天穿了一条纯白的连身长裙,只见她拖着疲倦的步伐往通道的另一边走去。我悄悄地从后跟蹤,只见广末凉子停在尽头的房间面前,以酒店独有的磁卡打开门。千万不能让她关上门。我心里暗叫不好,便以高速冲到广末凉子的身后,广末凉子警觉身后传来脚步声,慌忙转身察看。

这时我已冲到她的身后,重拳无声地轰在广末凉子的肚上,只见她痛得连叫喊的气力也没有,整个人倒在地上紧按着肚,我把握这良机随即把她拖进房内。

我把广末凉子抱起放在床上,以胶布封着她的小嘴,以免因叫喊破坏我的好事。将她的双手双脚缚在床上的四角,现在这美丽的凉子已动弹不得,大字型地躺在床上,睁着充满恐惧的大眼睛,看着我将如何进一步对付她。

我却不急于玩弄她,从袋中拿出我为今次行动特别买的摄录机,架起对準床上的广末凉子。凉子察觉到我的报置,心里倍觉警慌,其实我确是早有预谋,更特别去苦读日语,今天就是我取得回报的时候,我坐在床边,以手抚弄着广末凉子细小的乳房。

很小啊!摸上去只得三十一吋。我以日语问她,妳是广末凉子,17岁?广末凉子口舌被封,只好点点头,妳知道二次大战时日军如何对付中国的女子,凉子无奈地点点头。今天我就要在妳的身上好好为那班中国妇女报仇。

说完便粗暴地撕碎广末凉子身上的白色长裙,只见凉子穿着纯白的少女乳罩,绵质的纯白少女内裤,令人感到一阵青春气息。广末凉子拼命挣扎,但碍于手脚被缚,一切也无功而还,我用刀割破她的乳罩,扯掉她的内裤,深深吸着沾染在她内裤上的体香,真想叫她在内裤上签个名呢。

我把凉子的内裤放进袋内留为记念。赤裸裸的广末凉子已活现眼前。我拿出相机不停拍照,将凉子的裸体尽数摄入照片中,广末凉子不断疯狂挣扎。我对她说,妳尽情挣扎吧,这摄录机会把妳的一举一动全数拍下,留给我好好欣赏。

广末凉子无奈地放弃挣扎,我伏在床上,以鼻尖紧贴着她的少女阴户,吸着她的处女芳香。我以手指轻轻分开她的两片阴唇,观察着内里环境,广末凉子的阴道非常紧窄,只有原子笔的粗幼,尽头有一块血色小膜。

凭观察我已肯定广末凉子仍是处女,为确定答案我抬高头问她,广末凉子点头答是,我又有机会表演我的开苞神功。我将舌头伸进凉子的桃园洞内,广末凉子当堂全身为之一震,我以舌尖不断挑逗她的阴核,只弄得凉子快感如潮,很快便从阴道流出透明的爱液来。

我以嘴巴紧贴广末凉子的阴户,不断吸啜她的爱液,想着这是万人倾慕的广末凉子的爱液,令我兴奋得无以复加。只见凉子被我啜的不停抖动,看来她的身躯相当敏感。我脱掉身上的衣服,解开凉子的双脚,把广末凉子一双雪白嫩滑的大腿强行从中分开,一边一只托在我的肩膀上。

双手抓着广末凉子小巧幼嫩的乳房,以牙齿咬扯她粉红色的乳头,而我则以结实的身躯紧紧压着凉子幼滑娇嫩的身躯。我没有说些什幺,广末凉子已清楚我的意图,不断作出最后挣扎,破处无分国界,这说话证实是对的,凉子的一双玉腿被我高高托起,肉体被我紧压着,根本无从发力。

我任由她不断挣扎,因为广末凉子每扭动一下身躯,就只会更进一步刺激着我的摧残慾望,最后广末凉子放弃了反抗,软软的倒在床上,以悲哀的眼神看着我,眼角流下了泪光,一副任我处置的模样。我将少许阴茎插进广末凉子的阴道来,等待着破处的一刻来临。

我倒数,五,四,三,二,一,跟着全力一顶,鸡巴以雷霆之势轰穿了广末凉子的处女膜,直插阴道尽头,广末凉子的阴道是我所遇过的众多少女中最为紧窄的,阴茎的每一下进出,都带来与肉壁的紧密磨擦,连翻快感剌激着我。

我以九浅一深的姿态不断抽插,广末凉子的肉体很快便向现实低头,流出大量的爱液,支援着我阴茎的每一下抽插,看到自己的肉体被强姦得快感如潮,更令广末凉子羞愧得无以複加,开苞破处的痛楚,惨遭破姦施暴的心理阴影,肉体上的玩弄,每一样都狠狠剌进广末凉子弱小的心房,不争气的身躯却被玩弄得快感如潮,令凉子倍觉心伤。

我知道广末凉子的身体属于敏感型,于是加倍刺激着她的性感带,耳珠,颈项,乳头,腰间,屁股,大腿内侧,阴唇,我都以唇舌及手指一一玩弄。广末凉子已兴奋得全身不停扭动,是时候了,我扯下贴在她嘴上的胶布,强行将舌头伸进凉子的嘴腔内,吸啜着广末凉子的香舌。只弄得凉子娇喘连连,香舌任由我吸啜玩弄,广末凉子的肉壁不断收缩,挤压着我的阴茎。

我对广末凉子说,是时候给妳纪念品了,便不断加速大力抽插。广末凉子也被我干得忍不住娇喘呻吟,就在我将要达到高潮的瞬间,我发现广末凉子已先我一步达到高潮。我紧抱着她,将阴茎插进她的子宫深处,对她说,我要妳一生体内也有我的精液,便在广末凉子的子宫深处尽情洩射。

我们无力地躺在床上,高潮的感觉畅快吗?我问凉子。对于自己竟被强姦至达到高潮,广末凉子羞得无地自容,我把她手上的绳解掉,便拖着她连同摄录机一同走进浴室。我要广末凉子在自己的乳房上涂上洗澡液,然后磨擦着我全身,那种快感真令人神往。

随即要她以唇舌为我的鸡巴作清洗,广末凉子含着我的阴茎,以舌尖来回挑逗,令我快感如潮,很快便在她的嘴内射精。我坐在浴缸内,喝令广末凉子背着我坐在我的身上,命令她以阴户对準我的阴茎坐下。凉子迫于我的淫威只好乖乖听命。

我们以男下女上的方式坐着,在浴缸内以观音坐莲开始第二回合的交战。我从后揉弄广末凉子的双峰,手指捏扯她的乳头,连翻刺激令广末凉子不自觉地扭动腰肢,阴户扣着我的阴茎上下抽动,快感一浪接一浪。

广末凉子就在这种情况下,接受了我的第三次射精,这场澡足足洗了半小时才结束,我更要广末凉子用舌尖舔乾我身上的水珠。我把凉子拖回床边,我要她双脚站着,而上半身则躺卧床上,我从后拉着她的腰肢,以狗仔式从后作第三度强姦。

广末凉子已经被我姦污失掉处女贞操,不过她的阴道仍比不少处女紧窄得多。我不停抽插玩弄着她,广末凉子已显得无力反抗,任由我玩弄她的肉体。我很快便作出第四次射精,看着广末凉子的美丽肉体,阴户因三次的强姦合共千多下的抽插而红肿,短时间不能再玩弄,可惜我的慾火仍未满足,仍用不同的方式姦虐着广末凉子。

这夜我总共作了三次强姦,一次口交,两次手淫,一次乳交,总共射了七次精,不但广末凉子被我姦得全身无力,我自己也双脚发软。我看着凉子全身布满我的精液,满意地悄悄离开。第二天的报纸却报导着,广末凉子突患重病,取消访港的其他活动,即日起程回日本休息,我看着这段报导,回味着昨夜的一切,展出了会心的微笑。